维益史馆网——探访中华历史文化知识

中华历史悠久,文化深远,“维益”是英文visit(探访)的音译和“史馆”中文拼音sg的缩写,意思是探访中华历史文化知识,力求窥探中华历史文化的奥秘,让中华历史文化发扬光大,维护我们身心的益处。

儒家学说的核心

发表时间:2015-10-13  浏览次数:1615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先秦诸子中,对中国历史影响最大最深者,首推儒家,我们先说说儒家。

 

生逢春秋乱世,诸子争相为世道人心开药方,儒家的药方是以礼治理天下,用礼教的等级规范世道人心,其理想是:把人教化成等级人,把国治理成等级国,把天下治理成等级之天下。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家学说的核心是礼,是等级。

 

我说儒家的治世药方是礼,儒家的治国理想是等级国,这个结论,来源于对以下几个常识问题的简单分析。

 

一、 儒学是干什么用的?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儒学是入世之学,讲的是关于修身治国的学问。但这种答案,稍加思考就会发现一个问题:

 

修身和治国是两码事,在现代学科分类中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学科,儒学把修身与治国放在一起讲,既讲修身,也讲治国,这就涉及一个常识问题:儒学到底属于哪个学科?如果儒学是修身之学,儒学就属于教育学;如果儒学是治国之学,儒学就属于政治学。即使如儒家所言:修身与治国是相通的,修治一体,但两个学科的东西放在一起,总有两个谁轻谁重谁是主谁为次的问题。    

 

儒家讲“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一长串拗口令似的经文,关键是两个字:一个是“修”,一个是“治”,修是修理自己,治是治理国家,儒家要把人修理成什么样的人?要把国家治理成什么样的国家?这两个问题不是平行的,而是有主次的,是一个从属于另一个、一个为另一个服务的问题。这一长串拗口令的落脚点,是治国平天下,也就是说,修理自己只是过程,只是手段,修理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获得资格去修理别人,去担当大任,去修理天下人——美其名曰“治国平天下”。在这里,修理自己是治理天下的准备阶段,修是治的工具,是为治服务的,修是手段,治才是目的。也就是说,儒家全部学问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治:怎么治国,怎么修理别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学是治国的学问,是专门用来治理国家(修理人)的,在学科分类上,儒学属于政治学。  

 

请不要小看“儒学是干什么用的”这个常识问题,儒学是修身之学还是治国之学,差别可大了。最大的差别在于:如果儒学是修身之学,是所谓心性之学,是书斋中的学问,儒家提出的道德口号和礼教规矩,不过是一家之言,愿者上钓,与你我没多大关系,我也懒得写这种罗嗦文章折腾自己也折腾读者;但是,如果儒学是治国之学,是修理天下人的学问,一旦儒学得势,你我这等平头百姓,想不被修理可得乎?比如,儒家规定见了皇帝要磕头,儒家得势,你我见了皇帝就必须磕头,这跟我们每个人关系太大了!作为一门修身养性的学问,你可以不理他,不料他,但作为一门治国的学问,你不理他,他就要修理你,这就像把你放进猴园,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必须遵守猴国的规矩:好东西先给猴王吃,漂亮美媚先给猴王玩,这时候,无论仁义道德讲得多么好听,全他妈没用,真正起作用的,是规矩,是等级,是猴王说了算的现实。一旦儒家当道、以礼治国,一旦你的家园是等级国,你将别无选择:为了生存,你只能而且必须把自己修理成一个等级人,如果你不愿修理自己,会有无数猴子猴孙主动帮助你修理你,直到把你修理成一个服从规矩的等级人。

 

借用王小波的话:我不反对任何人修理自己,那是你的选择你的权力,但我坚决反对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修理我修理所有人,因为没有人有权力随自己所好修理别人。孔子虽然说过:“己不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十二2)但他喜欢礼,喜欢等级,便要用等级规范所有人,这就有点“己所欲,必施于人”的味道,不仅不仁义,不厚道,甚至有些霸道了。孔子虽然没有说“己所欲,必施于人”,但孔子说过“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论语》六30)孔子的徒子徒孙、后世儒生就是这么干的:他们喜欢礼,喜欢等级,就用礼和等级来规范全国人民,“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二3)说通俗一点,就是用德引导你,用礼修理你。引导,你可以不听;修理,你敢不从乎?

 

二、儒学和儒生是否曾经统治中国2000年?

 

2011年春节前,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播了一个关于儒家的专题,主讲人王康先生说:“儒学对政统学统的缺失或将永远存在,他们这种悲剧也好或者无奈也好,孔子就已经开始了。孔子周游列国一样地到处碰壁嘛。”“如果这个道统很幸运,刚好能够延伸出政统,就是政治人物能够接受,就像那个君士坦丁大帝一样接受基督教为国教,那当然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不能苛刻地要求秀才们要做这个事情。”

 

王康先生的话,涉及儒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这就是:儒学和儒生是否曾经统治中国2000年?王康先生说孔子到处碰壁,可是,汉武帝接受董仲舒的建议,独尊儒术,不正是“像那个君士坦丁大帝一样接受基督教为国教”吗?一个统治中国长达2000年的国教,刚下台不到100年,怎么能“脱了裤子不认人”?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说“你不能苛刻地要求秀才们要做这个事情”?不是别人要求你,是你自己已经拱到台上干了2000年.2000年的结果好坏姑且不论,你在台上干了2000年这个事实总该承认吧?儒家从孔孟开始就游说君王,跑官求官,长期坚持,经叔孙通等人的不懈努力,到董仲舒时终于大功告成,儒生与皇族作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儒生们把自己的学问和人生卖给皇上,用学问和人生为皇上服务,维护皇权统治;皇上则允诺儒生大量进入官僚阶层,让儒生与皇族一起共治天下。从汉武帝确认这笔交易、宣布独尊儒术开始,儒学就成为中国社会历2000年而不变的上下公认的国学,儒生们就成为统治中国社会的各级官僚机构的主力军,儒学当道,儒生当权,皇族和儒生共治中国,这个模式,漫长的2000年,一直没有变。随着科举制度的日益完善,儒生在统治阶级中地位日益重要,以至到了后来,皇族亲贵的子弟要进入官僚队伍,也要学习儒经,也要参加科举考试,也要被训练成儒生以后才有资格进入统治阶级上层。这种状况,是不是儒学当道儒生当权?是不是儒学儒生与历代皇族共治中国?(对儒学统治中国这个问题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读一读刘绪贻教授的《中国的儒学统治——既得利益抵制社会变革的典型事例》一书,该文是作者上世纪40年代留学美国时的论文,2006年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儒学粉丝总爱说:儒学是个好东西,是历代统治者“歪嘴和尚念经”把儒学糟蹋了。可历史事实是:历代有资格站到台上念经的人,不是皇族,就是儒生,而且绝大多数是儒生,如果不信,我们可以数一数汉武帝以来的历代宰相(明代的首辅大学士、清代的首席军机大臣)、中央各部首长及主要官员、省州县三级首长及主要官员,这些人是统治阶级的核心队伍,看看在这支核心队伍中,儒生是不是占了大多数乃至绝大多数?看看主持念经的人中有多少儒生?请问儒家诸公:儒经,是你们编的,也是你们在台上主持念的,理论是你们写的,实践也是你们一手操办的,中国人够宽容够忍耐够傻逼的了,让你们一口气干了2000年,你们现在刚下台不久就不认帐,说2000年是别人干的,说干坏了都是别人的错,借用你们儒家的话说:这也太不仁不义太小人了吧?

 

就我个人而言,如果儒家下台以后老老实实在一边呆着,别老想着东山再起,别老想着有朝一日重新上台修理我修理天下人,你就是对2000年5000年全不认帐,我也没意见,我也绝不写这种无聊无趣的文章跟你扯蛋。可儒家下台不到100年(民国时期还在尊孔祭孔。相对于2000年,100年是不是太短了点?)就折腾着要“返本开新”,重新上台,不仅要治理中国,还要统领世界,要让21世纪成为儒学的世纪。儒家有如此雄心,我就有了被修理的危险,危险来了,我就要大着胆子提个小问题:儒家想重新出山,统治中国,走向世界,能不能在出山之前,把上次在台上干了2000年干得怎么样,先给国人一个说法一个交待?这要求不过份吧?哪位儒学大师儒学粉丝哪位尊儒的官员、学者能给国人一个说法?

 

三、 孔子谈以礼治国

 

长期以来,流行的说法是:儒学的核心是仁,我说儒学的核心是礼,难免要打笔墨官司。但这种笔墨官司,越打越糊涂,大家都到儒学老祖宗孔子那儿找证据,而孔子的话,恰恰是糊涂官司的最大根源,因为他老人家留下了一大堆东扯西拉的言行录,这些随意性极强的语录,不仅没有严格的学理和逻辑体系,而且常常前后相互抵触,相互矛盾。如此“子曰”,你可以找到儒学核心是仁的证据,我也可以找到儒学核心是礼的证据,大家引经据典,自说自话,这种官司已经打了2000年,就是再打2000年,还是一笔糊涂帐。

 

我说儒家主张以礼治国,当然要拿出点理论上的依据,而理论上最权威的依据,又非孔子莫属,这就必须引用孔子的话。为了在拿出理论依据时尽量避免打笔墨官司,请允许我采用下面这个偷懒的办法:在这儿集中罗列几条孔子有关以礼治国的语录。简单罗列几条圣人语录,是为了表明如下意思:儒家主张以礼治国,不是我老朱闭着眼睛乱说的,也不是后代儒生和当权者扭曲了儒家的原意,而是从儒家老祖宗孔子那儿开始就十分明确十分坚定的政治方向。谓予不信,请学习孔子语录。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论语》十二11,下同)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论语》三19)

 

子曰:“上好礼,则民易使也。”(《论语》十四41)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论语》十三3)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论语》十六2)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十二1)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儿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欤)!”(《论语》一2)

 

孔子重仁还是重礼?在孔子那里,是仁重要还是礼重要?《韩非子.外储说右上》记载了一个小故事,翻译成现代汉语,大意如下:

 

季孙氏相鲁,子路担任郈这个地方的县令。鲁在五月份发动民众挖长沟,这个时候,子路用他私人俸禄所得到的粮食做成稀饭,邀请挖沟的人到五父的大路上来吃。孔子听说这件事,派子贡去倒掉他的饭,打毁他的器皿,说:“鲁国国君拥有这些民众,你为什么给他们饭吃?”子路悖然大怒,挽起袖子走进去,向孔子请教说:“夫子痛恨我实行仁义吗?我向夫子学习的,就是仁义。所谓仁义,就是和天下人共同占有财富共同分享利益。现在,我拿我私人的俸粮给民众吃,你不认可,为什么?”孔子说:“仲由(子路)怎么这样粗野啊!我以为你懂这个道理,你还没学到啊。原来你这么不懂得礼啊!你给他们东西吃,是为了爱他们。但是按照礼的规定,天子爱天下的民众,诸侯爱封国的百姓,大夫爱他官职范围内的人,士人爱护他的家族。逾越权限范围去爱,就叫做侵权。现在鲁国国君拥有的百姓,而你却擅自仁爱他们,这是你侵犯君主的权利呀,这不是胆大妄为吗?”

 

孔子的话,对儒家之仁作了一个很好的解释:儒家的仁爱是有严格的等级规定的,儒家之仁是等级之仁,儒家之爱是等级之爱,仁和爱不能逾越等级,换言之,仁爱必须服从等级规定,必须服从礼。仁和礼发生冲突时,仁要听从礼,礼说了算,礼比仁大。

 

这段记载,出于反孔批儒的韩非之口。儒家粉丝对所有出自反对者之口的话,有一个经典的回击方式,就是一慨斥之为“不可信”。我们无法起韩非孔子于九泉之下,也就无法确认这段记载是否属实。兹录于此,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四、等级,规矩,总规矩。

 

儒家的以礼治国,并不只是几句空洞的口号,与之相应的,还有一系列具体措施来确保礼治思想的实施和贯彻落实。我对儒家以礼治国的各种措施略加分析以后发现,儒家实施礼治,其核心步骤是以下三点:

 

第一,划分等级。儒家把天下所有人划分成不同的等级,只要是人,你就隶属于某一个特定的等级,这种等级,遍布公共生活的每一个环节,渗透到个人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官场有等级,回到家里还有等级;父母子女有等级,同辈兄弟也有等级;男女之间有等级,女人之间母女姐妹婆媳妯娌同样有等级;主子有等级,奴才亦有等级……儒家通过划分等级,织就了一张大网,这张网铺天盖地,笼古罩今,只要你生而为人,你便被置于这张网中,你死了,依然是等级网上的一个符号,逃无所逃,避无所避。儒家通过划分等级,编织了一张天罗地网——一张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的等级网。

 

第二,制定规矩。光有等级是不够的,还要有规矩,儒家为每一个等级制定了详细的规矩,其详细的程度,几乎到了繁琐的地步。不同等级的人,不仅迎来送往出入公众场合的规矩不同,就是在私生活中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也有不同的规矩,穿衣戴帽有规矩,唱歌跳舞也有规矩,孔子发脾气留下的千古名言“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就是批评季氏在家组织人唱歌跳舞没有遵守儒家有关天子才有资格用“八佾”的规矩。人活在世上,有无数的规矩,人死了,进了坟墓,还有规矩等着你——亡人穿戴有规矩,送葬仪式有规矩,棺材贵贱有规矩,陵墓大小有规矩,连陪葬品的贵贱多寡如何摆放也有等级规矩……其规矩之多之繁琐,复杂到你一辈子也学不完记不清。这话不是我说的,是齐国的执政大臣晏婴说的。当时,孔子率众弟子到齐国跑官求官,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景公说:“说得对极了!如果君王不像个君王,臣子不像个臣子,父亲不像个父亲,儿子不像个儿子,就是有再多的米(粮食),我还吃得成饭吗?”孔子的话,很得景公欢心,景公一高兴,打算给孔子封地,但齐国的执政大臣晏婴不同意,于是,晏婴对景公说了下面这番话:

 

“所谓儒生,这种人能言善辩,话说得很漂亮,但不能用法来约束他;他们态度高傲,自以为是,很难驾驭;他们重视丧礼,治丧铺张,为了丧事隆重可以倾家荡产,这种礼俗风气要不得;他们不事生产,靠着游说、当食客过日子,(此时的孔子,便是高昭子家的家臣,干的正是游说之事。)这种人不能掌理国家大事(国家不能依赖这种游民)。自从周王朝衰落以来,礼乐的沦丧已经很有些时间了,礼乐的事没几个人弄得明白了。现在,孔子就专门讲究这一套,对礼仪服饰刻意讲究,对应对进退的各种礼仪搞一大堆详细的规定,怎么走路,怎么穿戴,怎么见人,繁琐得要死,这些礼仪,几代人也学不完,一辈子也弄不清楚。您如果想用这一套东西来改变齐国的习俗,这恐怕不是治理老百姓的好办法。”(《史记.孔子世家》)晏婴的话告诉我们:儒家制定的等级规矩的确很复杂,复杂得普通人一辈子也弄不明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关于维益史馆网 | 隐私条款 | 广告刊登 | 会员服务 | 人才加盟 | 友情链连交换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有 copyright ( visits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维益史馆网站(上海市上海市市辖区),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邮箱sgvisit@aliyun.com  qq:2574332810  主办单位所在地市: 上海市上海市市辖区

ICP备案编号:  沪ICP备14031290号-1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