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发起人:weiyi  回复数:0  浏览数:29  最后更新:2018-6-8 23:52:16 by weiyi

发表新帖  帖子排序:
2018-6-8 23:52:22
weiyi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39
注册时间:2015-6-9
李白 |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历史的囚徒(ID:lishideqiutu2017)


唐朝有个人,从小赢在起跑线上,当其它小朋友为及格苦恼时,他在满分附近微笑;


长大了爱旅游,爱喝酒,爱舞剑,爱写诗,爱显摆;


皇帝为他调过羹,权臣为他脱过鞋;


他的名字叫李白。


后人都称他为诗仙,因为他的诗不像是凡人写出来的——超脱、空灵、难以捉摸。


其实,我更愿意叫他诗狂,上下五千年,无数文人墨客,比他狂的人还没有出生。


人生是什么?


金庸说,人生就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李白过的,就是这样的人生。






李白一辈子,狂得没边了。


才15岁,他就像模像样地写了一首上千字的赋(《明堂赋》),还发誓要超过写赋的祖师爷司马相如。


在这篇文章的末尾,他写道:“镇八荒,通九垓。四门启兮万国来,考休征兮进贤才。”


小气场已经鼓起来了。


20岁,他写出“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上李邕》)


21岁,他写出“飞梯绿云中,极目散我忧。暮雨向三峡,春江绕双流。今来一登望,如上九天游”(《登锦城散花楼》),这是他的成名作,当时他在成都旅游。


瑰丽山河与豪放心境相交辉映,初试锋芒。


27岁,作“……浮四海,横八荒,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


在这一作品中,他还写出了被知识分子奉为圭臬的名句,“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一身”。




接下来,他的才情迸发,一发不可收拾。


写出来的名句主要有——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苍苍几万里,目极令人愁。(《登新平里》);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选中难》);


再接下来是高潮和惊天奇想。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将进酒》);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赠汪伦》);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侠客行》)


……


别以为他只是在诗里这么狂,其实他在生活中更狂。


除了在诗中展示他的狂傲,还用剑展示他的锋芒。


在他所有的诗中,共提到“剑”字110多次。


他试图证明,自己跟其它所有的诗人都不一样。


他的才华和豪放确实吸引了不少人,包括皇帝。


唐玄宗初见他,也会降辇步迎,“以七宝床赐食于前,亲手调羹”,显得特别重视知识分子。


后来他还敢叫皇帝身边得宠的宦官(高力士)给他脱鞋。


真是桀骜不驯,傲视王侯,誓不低头。


那么大胆地戏耍现实,马上遭到了凶狠的反扑。






从小他就对外面的大千世界充满好奇。


20岁出头,他开始用脚来丈量外面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鸟一虫,他都充满感情。


他爱与客观世界进行这样的交流,那是他所有灵感的来源。


这种交流,一直持续了40年,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这个习惯,说得好听点,是旅游;说得难听点,是流浪。


但他似乎很喜欢那么浪。


最初,就像远行的僧侣一样,他跟着父亲从碎叶城取道新疆、陕西,一路向南,他感受到了这个国家的广袤。


最后,前方的大山大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于是,四川成了他的故乡。


长到10多岁,他开始热衷省内游,走遍四川成都、内江、宜宾、广元等各地市,他的旅程很快乐,别人看到的李白,是一个无忧的少年。


24岁,他首次出川,行走长江流域,开始周边游,江西、湖北、湖南、江苏等省,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直到42岁,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奉诏入京。


天天在皇帝身边写马屁诗,最初他还挺高兴,以为自己终于要在京城安居乐业了。


但他狂傲的个性和超群的才华,引来了无数人的嫉妒和迫害。


这两种可怕的情绪像瘟疫一样爆发,随时可能撕碎他。


他不得不再次开始全国漫游。


生命的最后8年,他是在安徽南部度过的。


史料统计,他一生到过全国206个州县,登过80多座名山,60多条江河。


总面积,几乎超过了国土的一半。


就像他小时候在日记里写的,他要走遍天下路,看遍天下书。


他做到了。


可以说,他的诗是用笔写出来的,更是用脚写出来的。






如果让李白写一首诗,又不让他喝酒,还不如杀了他。


他是“诗仙”,更是“酒仙”。


他的好朋友杜甫曾深情地回忆道,李白喝酒的时候,即使皇帝来了他也不理会。(“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有的人喝醉了,就失去了意识,李白不一样,他更清醒。


他自我评价说:“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


没有酒,他的诗不会那么有魅力,那么有光辉。


三首《清平调》是他受到高度好评的作品,全是他喝得大醉后所作。


那年,皇宫里各类花卉争奇斗艳,前所未有地盛开,后宫女子无不展露笑颜。


玄宗与杨贵妃命著名乐师李龟年与李白合作,搞几首新歌。


李龟年找不到李白,因为他又去喝酒了,而且喝得大醉,站都站不稳。


李龟年快要急哭了,完不成创作的任务,少不了挨板子,只好命人把李白火速背到天庆宫。




一直到下午,李白才醒过来。


一醒就又要喝酒,真是豪气纵横,狂放不羁。


一口气喝了好几杯,忽然灵感袭来,提笔便写——


之一: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之二: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之三: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


酒是他的人生重要支柱,就连他流的汗里,都有酒的味道,诗句的跳跃。


白天喝,晚上喝,月光下喝,游船上喝,花丛中喝,顺境时喝,逆境时喝……


慢慢地连自己的故乡都忘记了(“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酒能让他无拘无束,充分打开自己,释放内心的真性情。


然后,写出这个世界上最瑰丽的句子。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上高楼”


“五花马,千金裘,呼尔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里面既有飘逸浪漫、潇洒自在,也有万千悲慨、郁结失意,令后人无比痴迷。


就连他临终前的最后一首诗也跟酒有关——


《哭宣城善酿纪叟》

纪叟黄泉下,不应酿老春。

夜台无李白,沽酒与谁人?


在酒里徜徉,足以笑傲人生。




-作者-

历史的囚徒,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学院,历史学博士,曾在新华社及三联生活周刊工作。全网首创幽默对话体——"古人面对面",以独到的诙谐、喷薄的热血,打通今人与古人沟通的经脉,独特的网生代语言代入感十足,令无数读者笑中带泪。微信公众号:历史的囚徒(ID:lishideqiutu2017)。



用户在线信息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人。其中注册用户 0 人,访客 1 人。